少年但饮莫相问,此中报仇亦报恩。

【脑洞】[DN×AC]Follow me

※丢下脑洞,自嗨产物,我就看看能不能钓到人跟我一起开脑洞(一脸寂寞)大致是DN圣骑×AC康纳这种奇葩设定,私设成山和苏是肯定的谁让康师傅没有陪他到最后的好基友x
有生之年系列,如果写出来的话大概会是一个开挂暴力T一步步攻略老处男傻大个的温馨(划)恋爱故事,没错,恋爱故事。


“我曾经也走上过一条疯狂的道路。”奥格的声音和面容都异常平静,仿佛只是在诉说一个随意编撰的故事。
“我曾经饮血,杀戮,甚至欺骗。与死亡同行,与灾厄为伍。”
“那是你的本意?”
奥格笑了一下。
“不全是,但也不完全不是。”

“我后来觉得,即使我再强大也无法在数量众多的敌人面前保护所有弱者,所以最后,我选择成为圣殿骑士。”
“如果所有敌人都冲向我攻击我,那么他们就没有余裕去伤害其他的人。”
“所以你遍体鳞伤?”
他愣了愣然后噗嗤一声笑出来,往康纳手里丢了块糖,又盘起手挺直腰作出一副很得意的模样。
“伤痕可是男人的勋章——好吧,确实是有点疼。”

“你知道这让我想起什么吗?”奥格懒散地一手托着腮一手用指尖轻轻戳着山猫柔软的皮毛,生前再凶悍的动物死后都是一样的柔软。
康纳沉默着用眼神示意他在听,奥格对上他的眼睛轻笑一声:“我以前帮一只猫打跑了一条狗,那之后的好几天我家门口都会有血淋淋的半条鱼。”
康纳瞪了他一眼。
“你当然不是猫,猫比你可爱多了。”奥格笑嘻嘻地歪着脑袋打量他,那只手离开山猫戳了戳他的脸颊,“——我是在夸你呢。”
“谢谢你,康纳。”

康纳到达的时候奥格正坐在溪边的石块上盯着闪闪发亮的鹅卵石发呆,至少看起来像是在发呆。他的发在阳光下白得晃眼,就和他回过头时蓝眼睛里的笑意一样。
他起身拍了拍裤子,然后伸开双臂冲康纳扬了扬下巴。
“你不打算拥抱我一下吗?”

“康纳。”
他笑了一下,眼神有点苦涩,声音也带着些干燥的沙哑。
落败的信徒颓然地拥住沉默的战士,他衣上眼中都冰凉,可他的拥抱温暖。
不需要言语的安慰与劝解,不必开口,不必悼念。

奥格吻了吻女孩的额头,在她颊侧放下手里的百合,康纳将羽毛放进她手心。
他闭上眼吟唱起不知内容的歌谣,声音清亮悠远,听来像是送别。

“我想我该走了。”
康纳还是执着地问。
“为什么?”
奥格沉默着凝视他的眼睛,那目光闪过很多情绪,康纳却看不懂。他只是用和他的声音一样固执的目光看回去,从压低的眉到抿紧的嘴角都表明他一定要一个答案。
最后是奥格妥协,他垂下眼抿着唇无可奈何地笑了笑,眯起眼睛伸手拽住刺客服领口,指尖施力勾着他低头。
然后就是一个吻。
仅仅是唇与唇的触碰,就像月光抚过湖面那样简单。
“因为这个。”
那声音莫名低哑,康纳愣愣地看着他,甚至因为惊讶眼神里原本的坚定都被疑惑冲散。奥格浅浅地勾起唇角,垂着眼没有回应他的目光,康纳想时间大概是静止了一两秒,因为除了唇上蔓延开的热度他什么也感觉不到。
“明白了?”
奥格放开他的衣领,用一种带着些落寞的笑容问。
他还是愣,不是不明白亲吻意味着什么,只是这个来自奥格的吻实在太过突然,让他突然开始思考起名字主人于他的定义。
奥格无疑是一个可靠的伙伴,他曾救过身陷险境的康纳很多次,也曾助他化去许多麻烦,他帮他许多却不要求回报,他为他犯险却从来绝口不提。
他也足以称得上兄弟。
那么恋人?他不确定。
康纳不知道恋爱是一种怎么样的情感,在他有限的情感交流中所见识和经历的也只有诺里斯和米莉恩的爱情,他打从心底为他们的结合高兴,却也仅此而已。他从未以亲情之外的感情爱上一个人,也没有过那样的想法,毕竟身为刺客就意味着危险与动荡随行,他还没有准备好为守护一个人而付出一切。
奥格轻笑了一声,他打断思路抬头去看,对方笑容温柔,眯起的眼里有星空。
“不要回答,不要。”
“你还是这样就好。”

评论
热度(4)

© 冥心 | Powered by LOFTER